2019TRE女优速写(20) – 记忆大师椎名そら

2019TRE女优速写(20) – 记忆大师椎名そら

诊断此乃肝胆伏有疟邪,胃腑郁有暑热,暑热疟邪相并而为寒热往来,然寒少热多,此方书所谓阳明热疟也。而西人实验所结之块确系脾脏胀大,此证之自觉满闷,即脾脏胀大也。

诊断此乃肝气郁结,冲气上冲,更迫胃气不降也。答曰∶柴胡升提肝气之力甚大,用之失宜,恒并将胃气之下行者提之上逆。

且自治愈此证之后,毛××、高××深与愚相契,亦仿用愚方而治愈若干外感之虚证,而一变其从前之用药矣。又迟月余则胀而且疼,始服便方数次皆无效。

而后世论者,恒以《伤寒论》所载之霍乱为真霍乱,至于以凉药治愈之霍乱,皆系假霍乱,不知《伤寒论》对于霍乱之治法亦非专用热药也。 暑热之时,彻夜不眠,辛苦有火,多食凉物,入秋遂发疟疾。

而后世论者,恒以《伤寒论》所载之霍乱为真霍乱,至于以凉药治愈之霍乱,皆系假霍乱,不知《伤寒论》对于霍乱之治法亦非专用热药也。若至累月累年,瘕结如铁石,必须久服,方能奏效者,下瘀血汤原不能用。

 此因一用莱菔,一用古方,均开胃于顷刻之间,故附志之。复诊前方连服十剂,脑部热疼眩晕皆除。

Leave a Reply